1

  离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日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先聊聊美国那边的情况。

  大家现在最关注的就是美国财政方案是否落地。

  但美国的财政方案,已经跟美国社会和经济的基本面没有太多关系了。

  作为自由主义灯塔之国(略带反讽,呵呵),美国财政部的方案,已经纯粹沦为民主党和共和两党政治博弈的工具。

  但不管怎么样,美联储依旧选择继续宽松一路不回头。

  只有等到美国大选后,这场美国的滔天洪水,才会慢慢收敛沉淀。

  美国国内,最大的问题,是极度的割裂。

  一群专家吹嘘美国8月失业率终于下降至8.4%,美国经济终于从疫情阴霾中走向阳光灿烂,我就呵呵了。

  您看就业结构么?

  新增的137万就业全部是临时工返岗就业。

  而永久性失业人数却创下阶段性新高的341万人!

  这算经济好转?

  美国就业人群结构恶化,产生的问题可能更加尖锐。

  而恶化的原因,就是8月8日后,美国的薪酬保护计划到期后没有续接。这导致很多企业根本就支付不起员工的工资。所以,要么裁员,要么直接破产关门不干了。

  所以,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在大选前大概率会一直走在放水路上不回头,否则,工人失业、企业破产等一大堆问题会接踵而至,总统还选不选了?

  而大选,是四季度市场最大的波动源头。

  而从近期各大博彩公司开出来的赔率和全球著名美国大选竞选用品销售总基地――中国义乌的订单数据等多维度观察来看,川总的小旗帜出货量是拜登的四倍,所以:

  川总和拜登,前者胜率高些,但你问最后到底谁能当统领,目前还真分不出。

  美联储方面,主席鲍威尔通过通胀制度调整向市场开出短期货币政策不转向的承诺。

  如果财政方案落地,继续撒钱,那么川总的胜率会更胜一筹。

  如果财政方案无法落地,那美国四季度开始,不管是美国企业还是美国各地财政,都会面临经济实体衰退的巨大冲击,经济可能要至少扑街两个季度。

  因为疫情之后,美国的经济恢复就是靠给钱:

  一方面通过为居民输血带动消费并以此改善企业的收入与利润,另一方面以薪酬保护计划等政策为企业提供生存必须的现金流。

  所以,与川总“一印解万愁”的思路相比,如果拜登上台,货币和财政的转向引发的影响,更值得我们提前做一个思考准备。

  2

  再聊聊汇率。

  自五月下旬以来,由于美联储和央行对于货币政策分道扬镳的态度,人民币兑美元一改颓势,进入升值通道。

  在几个月直播前我就多次讲过,对于美联储的洪水滔天,央行对货币政策是极力克制的,并且国内经济复工要提前于欧美,所以人民币大概率要升值的。

  而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由7.19涨至6.81。反观美元,3月下旬后,美元指数就一路狂跌,从103的跌至91。

  而未来人民币汇率能不能继续上涨,影响因素非常多。但国内经济能否稳定复苏,这是一个必要前提条件。

  在目前房地产投融资被压制的前提下,内部的拉动,主要得靠消费、基建,当然,还得有制造业来拉动。

  基建主要靠各级财政和各级政府主导,目前推动还是稳定增长的。

  而消费,恕我直言,从这几个月在全国各地的直观感受来看,消费有复苏但很弱,远远还比不疫情前的水平。

  唯一有亮点的是汽车消费。

  连续7月、8月国内乘用车的产销都很强。

  特别是日系合资品牌和德系合资品牌,销量都在大幅增加。

  现在国内乘用车市场份额日系合资(占比23.99%)和德系(25.16%)几乎占据半壁江山。

  再加上特斯拉Model3标准续航版降价、上海工厂的产能提升加速。

  这都将刺激汽车消费成为拉动国内消费的主力军。

  3

  而对于中国生产制造贸易产业链最大的变量影响,是海外疫情。

  现在印度每天八九万新增,美国每天三四万新增,如果全球疫情出现恶化,我们肯定也会受到拖累。

  作为世界工厂,我们是深深嵌入到全球产业链的生产加工制造的供应链中。全球市场变化,必然会传导到本土企业。

  从侠义角度看,这种影响在别人经济停摆的时候我们继续生产,能够让我们实现主动权。但这反过来,如果长期如此,也会导致出口订单消失,需求大减。

  所以,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