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国际洪灏发布报告,美股继续暴跌,FANGMAN7大科技股市值损失了超过一万亿美元,相当于整个印尼的GDP国民生产总值。纳指叁天最深暴跌了逾10%,进入技术分析定义的「技术调整」。纳指的这10个点的暴跌,前六大之前涨幅最高的股票,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特斯拉和脸书贡献了60%的跌幅。这是美股3月24日触底反弹以来第二大的单天跌幅,最大的单天跌幅发生在6月11日。

  看了一下市场共识对于美股继续暴跌的解释,不外乎是美股严重脱离基本面、阿斯泰康的新冠疫苗第叁阶段人体测试因为实验者的不良反应而被迫暂停,等等。其实,美股早就脱离了地心引力,脱离了基本面。而开发疫苗的并不只有阿斯泰康一家公司。昨天有消息称中国自主开发的新冠疫苗有望在年底前量产。因此,市场共识的这些因素都无法解释美股的暴跌。

  在洪灏上周四的报告《美股开始暴跌》以及最近的一系列采访中,洪灏讨论了美股极端的情绪和异常的交易情况,以及美股估值明显泡沫化的因素。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股3月历史性暴跌之后的这一轮历史性上涨中,不仅仅是散户在疯狂地加仓,机构,尤其是对冲基金这些一般都被认为是「聪明钱」的资金,在7月份之后不断地通过杠杆的形式加仓买入。在周一与《证券时报》的90分钟的直播分享中,洪灏讨论了泡沫形成的三个要素:具有故事性的伟大愿景、流动性和杠杆。这三个要素最近在美股演绎的淋漓尽致。也就是说,连「聪明钱」都跟着散户一起疯狂了。

  交银国际还看到美国散户的首席代表DDTG发推向马斯克求救。其实,特斯拉在市场的最高点以市场价增发50亿美元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不能进入标普500指数了。同时,特斯拉最大的外部股东和马斯克自己也减持了不少。因此,特斯拉的这次增发是在有显着负面内部消息的前提下进行的,俗称「内幕交易」。即使特斯拉从顶部至今几天就跌去了1/3,还是比2月份增发的时候贵一倍;如果特斯拉再跌1/3,那么它的市值将大致等于曾是全球最大的车企丰田的市值,而丰田车的销量是特斯拉的20倍。

  周末的时候,洪灏还讨论了软银的愿景基金用最高达几十亿美元的资金交易美股科技股看涨期权的问题。在洪灏的报告《美股开始暴跌》中,洪灏详细讨论了市场如何以为可以用期权交易逼仓期权做市商制造出股价「永动机」的逻辑。然而,在软银疯狂交易美股期权的同时,7月以来日本投资者在疯狂地卖出美股的持仓,减持超过了500亿美元,是洪灏看到的1996年以来有数据最大规模的资金出逃。

  如果这些资金和软银基金有重合的话,那么意味着软银在通过卖出股票和买入看涨期权构建了一个合成的看跌美股期权。不管这些日本投资者和软银基金的关系,资金历史性的出逃或是合成的,对于美股整体来说都是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