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泰君安(行情601211,诊股)证券

  这一周,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都不好过。

  A股和美股双双出现调整――纳斯达克在上周触及12074的高点后,三个交易日大跌超过10%,引领本轮上涨的科技股纷纷回调,特斯拉暴跌21%,苹果、亚马逊、脸书跌幅超过4%;上证综指在本周前四个交易日中下跌3.59%,“中国版纳斯达克”创业板指则重挫9.12%,前期强势股和创业板低价股均成为下跌重灾区。

  在各种基金吧、论坛中,“亏本”、“要不要跑”开始成为热词,小编身边多个朋友表示要删除股票、基金APP,甚至有公募基金因为连续下跌幅度过大而登上微博热搜……

  

  9月9日大跌之后,相比2019年底,上证综指依然有6.7%的涨幅,创业板指涨幅更是超过40%,【大涨过后,为什么反而很多人是不赚钱的?】 

  回顾2015:85%家庭反而亏损

  7月初,市场如火如荼。清华、复旦几位学者却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Wealth Redistribution in the Chinese Stock Market: the Role of Bubbles and Crashes》(中国股市的财富转移:从泡沫到破灭),揭露了一个较为残忍的事实:在2014-2015年“大牛市”期间,股票市场顶端0.5%的家庭获得了收益,而底层85%的家庭却损失惨重,高达2500亿人民币。

  这篇文章描绘了牛市中散户的两种真实生态:

  1、散户更热衷于频繁交易 

  文章主要将投资者分为三类:家庭(散户),机构,和企业账户,在分析来自上海证券交易近4000万账户的详细持有量和交易记录之后,发现散户贡献了市场上绝大部分交易量

  

  数据来源:An L , Bian J , Lou D , et al. Wealth Redistribution in Bubbles and Crashes[J]. Social 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企业投资者持有64%的市场市值,只贡献不到2%的交易量;机构投资者持有11%的市场市值,同时贡献了12%的交易量;家庭投资者持有25%的市场市值,却贡献了近90%的交易量。我们都知道散户热衷交易,但真实数据恐怕更出乎意料。

  2、小账户更倾向于追涨杀跌 

  文章进一步将家庭账户分类,划分为以下4个群体:市值低于50万 (WG1)、市值50~300万(WG2),市值300~1000万(WG3),市值超过1000万(WG4)。4个群体的市值比例和交易量占比相对均衡,但从数量上来看,50万以下资金的账户数量占比高达85% ,而1000万资金以上的账户只占0.5%。

  

  数据来源:An L , Bian J , Lou D , et al. Wealth Redistribution in Bubbles and Crashes[J]. Social 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投资收益统计区间:2014.6-2015.12

  在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期间,上证综指从2026点冲高至5178点,最终回落到3539点,累计涨幅高达75%,但85%的小账户亏损了2500亿元,绝大部分最终流入0.5%的顶层账户。

  从资金流向来看,在牛市早期启动阶段,0.5%的大账户积极地进入股票市场,而85%的小账户却在忙着降低仓位。而牛市顶点过后,大资金迅速离场,而小账户则开始接盘。

  

  数据来源:An L , Bian J , Lou D , et al. Wealth Redistribution in Bubbles and Crashes[J]. Social 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树立合理的投资预期

  追涨杀跌、高频交易的交易陋习人尽皆知,但一旦到了实际操作中,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聪明如牛顿也无法避免,前期小赚一笔尝到甜头之后,在市场狂热期把全部身家砸进南海公司的巨大泡沫里,赔了个精光。

  通常人们把这一点归结为“人性的贪婪”,从更深入的角度来看,贪婪源于对收益的错误预期。

  【对于大多数普通投资者而言,投资权益资产取得什么样的年化收益率是相对合理的?】

  巴菲特:年化19.7%

  根据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年报等公开信息,巴菲特在63年的投资生涯中取得了86000多倍的回报,对应的年化收益率为19.7%从年度收益率来看,巴菲特没有任何一年的收益率是超过100%巨大的长期受益并非来自短期爆发,而是通过复利的效应实现了巨大的回报

  中国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年化15.23%。

  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基日为20031231日,基点为1000点,到2020831日指数已经上涨到10752点,期间年化收益率为15.23%从年度表现来看,除了2006年、2007年连续两年出现100%以上的年度收益之外,此后的年度盈亏逐渐收敛,近两年的连续表现已经不俗,从历年表现来看,目前更是应当降低预期。

  

  数据来源:wind,2020年数据截止8月31日

  然而,投资者的预期往往随着市场的涨跌而同向变化,就像在今年7月市场热度极高时,抱着极高的预期入场,又或是在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恐慌离场,在这两种预期下,市场都令人“失望”。

  如果做不到在市场冷清时入场、火热时离场,不如保持在场,放平心态,享受长期复利带来的回报。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