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金证券(行情600109,诊股)

  主要看点:

  1. 对上周的大类资产价格变化进行回顾。

  2. 分析短期影响大类资产的主要因子,并对下周重要观察因素进行展望。

  3. 判断资产价格短期变化是否对中期大类资产价格运行形成影响(拐点判断)。  

  主要结论  

  上周A股和美股都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调。上周,风险资产整体回落,避险资产价格小幅上涨。其中,美股进一步向下调整,A股也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调;原油、基本金属也出现一定的回落,黑色系呈现震荡格局,玉米等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表现较强;中国国债和美国国债收益率小幅下行;美元指数进一步上涨,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股债跷跷板”效应再现,但这次是“股跌债涨”,会持续吗?

  A股和美股的相关性有所下降,但市场回调的结构表现类似。从市场表现来看,美股通过市场情绪、汇率等渠道对A股的影响正在弱化。上周尽管整体上美股和A股都出现回调,但两者的节奏并不太一样(上周三美股大幅反弹,A股高开低走;上周四美股大幅下跌,但A股低开高走)。但美股和A股回调的表现形式类似:都是“杀估值”。那么,“杀估值”的原因是流动性还是风险偏好呢?

  “股债跷跷板”给出的答案是“风险偏好下降”导致的“股跌债涨”。风险资产下跌,同时利率债价格上涨,一般对应流动性相对稳定、风险偏好下降。但是,风险偏好下降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在于前期市场的下跌引发的赚钱效应下降,而引发市场下跌的原因可能在于流动性边际收紧的预期。当前,流动性已经有所企稳,但市场下跌到风险偏好下降的正反馈何时能够结束?

  A股何时能够企稳?需要“市场下跌→风险偏好下降→市场进一步下跌”的反馈中断。在流动性保持相对稳定的背景下,风险偏好出现企稳存在几种可能:一是货币政策明显转向,市场重新回到拉估值的路径上来;二是分子端企业盈利大超预期,拉动股价进一步上涨;三是估值回调至合理水平,配置资金再度进场;四是政策释放信号,提振资本市场风险偏好。

  没有新的利空因素的前提下,A股进一步回调的空间不大。如果以上证指数为参照对象,3000点以下对应疫情、中美摩擦和企业盈利最差的情形。如果不再出现多重利空因素叠加的情形(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比6月份更差的基本面),那么上证跌破3000-3100点区间的概率并不高。但由于流动性大幅宽松的概率也不高,单靠分子端企业盈利拉动的上涨,可能意味着市场机会更多体现在结构上。一个相对积极一点的信号是,8月份的金融数据意味着整体信用还在扩张。

  展望后市,我们认为,短期来看(1-2周的时间框架),美股转向震荡,A股弱势震荡概率较大,中债收益率区间震荡,美元指数逐渐回升,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工业品价格转向震荡。

  风险提示:中美之间出现更大的冲突对抗导致全球需求再度出现回落;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宽松力度不及预期;疫情再度出现超预期的加重。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