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股价异动的“东风”,南烨集团急忙“撤军”。乾照光电(行情300102,诊股)9月14日晚披露,第一大股东南烨集团在9月8日和14日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合计减持5%的股份,持股比例降至13.54%,彻底宣告退出控股权争夺战。

  9月8日,南烨集团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28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98%,成交单价为12.48元/股,成交金额3.51亿元;9月14日,南烨集团再以10.05元/股的价格,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出售722.5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2%,成交额7261.93万元。2天时间,南烨集团共套现4.2亿元。

  此前,南烨集团持有乾照光电7560.3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69%;王岩莉持有955.36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5%;太行产业并购基金持有46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50%。上述三方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乾照光电18.54%的股份。

  2年多前,南烨集团对乾照光电发起“猛攻”。2018年5月开始,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乾照光电,并与山西国资背景的太行产业并购基金构成一致行动人,截至2019年底合计持有乾照光电逾18%的股权。原本持有15%股份的正德远盛、正德鑫盛基金随即“拉拢”福建卓丰入局,累计持股比例比南烨集团阵营高出约3%。

  不过,双方最终达成妥协。2019年11月,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承诺不再增持股票,并放弃所持6.33%股权对应的表决权,表态将适时减持乾照光电股票。

  据测算,南烨集团阵营的整体持股成本约6.5元/股。但2019年以来,乾照光电股价长期位于6元下方,一度跌破4元。直到近期乾照光电股价出现大幅上涨,给了南烨集团撤退的机会。南烨集团近期2笔减持交易的投资回报率超过80%。

  本次权益变动后,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乾照光电13.54%的股份,因其承诺放弃6.3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南烨集团阵营实际拥有有表决权的股份比例仅为7.21%。“从承诺放弃表决权到正式减持,南烨集团已经宣告撤离。”市场人士分析称,“这也意味着,其可能继续减持乾照光电股票。”

  资料显示,南烨集团注册资本5.2亿元,主营钢材、生铁、矿石、零售等,自然人李杨和李晚分别持股90%和10%。2018年举牌乾照光电后,南烨集团的身影在资本市场日趋活跃。

  2019年初,在举牌乾照光电的同时,南烨集团还“盯上”了长航凤凰(行情000520,诊股)。当年8月15日,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达到5%,至9月15日又增至10%,至12月17日进一步提升至15%。值得一提的是,举牌长航凤凰一役中,山西国资背景的太行兴企并购基金成为南烨集团的盟友。后经增持,截至今年5月21日,南烨集团阵营持有长航凤凰18%的股份,超越原第一大股东天津顺航海运,成为控股股东,李杨则成为公司实控人。

  放弃争夺乾照光电控制权,转而入主长航凤凰,南烨集团显然作出了策略性的取舍。不过,南烨集团入局后,长航凤凰股价表现低迷,其账面应处于浮亏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南烨集团2017至2019年度分别盈利2.93亿元、3.17亿元和4.59亿元,旗下还有LED、电子元器件、房地产、创投等产业。从乾照光电逐步抽身的南烨集团,会如何操盘长航凤凰?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